蘋果,天才已盡

編者注:本文作者Dieter Bohn是美國科技博客The Verge的記者。

隨著蘋果首席設計官喬納森·伊夫(Jony Ive)即將離職的消息不斷傳播,很多人都在思考蘋果的伊夫時代意味著什么,接下來又會發生什么。伊夫是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人,他不僅為蘋果的產品設計,而且為整個行業設計。在蘋果內部,他是唯一一個在名望和影響力上都能與喬布斯相提并論的人。

一直使用“時代”這個詞很煩人,但只有這個詞才能描述當下。談論計算機設計聽起來似乎是沒有必要的預兆,但對于這種規模的人員流動還是很適合的。因此,在伊夫離開的時候,我想和大家一起說一句:這位蘋果天才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事實是,這個時代已經結束有一段時間了。庫克曾經在接受《金融時報》的采訪時,為了平息那些認為蘋果在沒有伊夫的情況下會陷入嚴重困境的人,說過這樣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話:“蘋果的經營水平非常之高。我們可能不太清楚誰制定產品戰略,原因在于,根據我們運營方式的本質,最重要的決策是由幾個人參與的。”

對于庫克所說的話,還有一個更簡潔的表達,即所有的決定是由一群人達成共識共同做出的,而不是一個人,也就是由“委員會設計”。

對蘋果來說,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因為我們對公司的定義以及它的含義,與一個非凡的天才有著太多的聯系。

這位非凡的天才打造了關于蘋果公司是如何成立的,以及它是如何成為今天這樣的全球巨頭的神話。我并不是說“天才”就意味著“非常聰明”,而是指他以一種我們其他人無法理解的方式與崇高的東西相接觸。這樣的天才至今仍與我們同在,就像許多強有力的概念一樣,它更多地是一種社會發明,由技術(為受版權保護的作品賦予價值的需要)支撐,而不是某種與生俱來的人類神性。

雖然蘋果公司可能有一個關于在車庫里建立的好故事,但其真正的創始神話是關于天才的神話。當喬布斯執掌蘋果時,蘋果創造了令人驚嘆的產品:蘋果電腦、Mac;而當喬布斯離開之后,蘋果在John Scully的領導下走進了糟糕的90年代,其作品Newton也飽受詬病;喬布斯重新掌舵之后,蘋果得以復興,iPod, iPhone等產品風靡全球。

在喬布斯之后,這個職位傳給了伊夫。他靜靜地(毫不夸張地)接受了它。對于我們的蘋果理念來說,有一個單一的、有眼光的決策者是很重要的。伊夫是一個對質量追求完美、不容忍瑕疵的人,一個很有品位的人,一個了不起的天才。

這個天才站在了委員會的對立面。蘋果公司的狂熱粉絲John Gruber指出,伊夫的兩位繼任者會向首席運營官匯報工作。這非常奇怪,因為這在蘋果內部太少見了。

有兩大變化需要仔細分析。首先,取代伊夫的是兩個人,而不是一個人。其次,他們向首席運營官匯報,而不是直接向庫克匯報。這與喬布斯在蘋果給予伊夫的特權恰恰相反。對于伊夫的角色,喬布斯這樣描述:

“他不僅僅是一名設計師,所以他直接為我工作。除了我,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擁有更多的運營能力。沒有人能告訴他該做什么,或者是否該退出。這就是我的安排。”

將關于伊夫的這句話與庫克之前關于如何做出產品決策的那句話進行比較,我們會發現差別太明顯了!庫克的愿景并不是我們想象中的蘋果公司的運作方式。正如Gruber所言:“我不擔心蘋果會因為伊夫的離開而陷入困境,我擔心的是因為他不會被取代,蘋果會有麻煩。”

現在要判斷這種擔憂是否有必要,還為時過早。但是,從這一點來看,蘋果似乎在設計的領先地位上失去了一步。雖然蘋果推出了一些產品,比如第一支蘋果鉛筆、iPhone電池盒和iPad智能鍵盤,但更讓人擔心的是MacBook的鍵盤、從“trashcan” Mac Pro電腦中恢復的時間,以及不符合人體工程學的蘋果電視遙控器。

我們不知道這些失誤的原因。一種想法是,它們源于缺乏對產品的關注。當產品不夠好時,沒有天才會把它們重新設計。另一個想法是,它們源于過多的關注,關注形式而非功能,關注使產品變得纖薄和美麗,而不是努力提高產品可用性。

在這個框架下,問題就在于,要么是伊夫沒有注意到,要么就是他掌握太多的權力,而且濫用了權力。因為我們對蘋果的想法是通過相信一個天才的品味來定義的,而且委員會的設計顯然更糟糕。

現實情況是,將蘋果的設計歸結為這兩種相互矛盾的解釋是一種簡單化的解讀。蘋果的產品戰略不再是由一個人決定的了,我想知道,尤其是在過去幾年里,其中伊夫的驅動成分有多大。多篇報道都表明,伊夫的參與度已經不像以前那樣高了。

即使伊夫要走了,他也不會走遠。更重要的是,他領導的團隊不會全部離開,也不會在一夜之間突然改變他們的整個設計理念。至少,蘋果提前多年設計產品,所以伊夫的設計仍將會在我們身邊存在一段時間。

但是,他的離開將會帶來真正的后果。第一個后果不是蘋果會面臨問題,而是我們自己的問題:我們不應該再認為蘋果是一個天才的非凡表現。歷史已經超越了偉人理論,我們對蘋果如何運作的看法也應該有所超越。

當我看到蘋果在硬件和軟件方面所做的一些設計決策時,我腦海中浮現的唯一一個詞是“不妥協”。對于一個注重質量的領導者來說,這是一種美德,但對于那些對產品要求低的人們來說,這可能是一種缺陷。

委員會也處于痛苦之中,他們不像一個天才那樣具有神話色彩。與應有的狀態相比,他們往往更膽小。但也許蘋果的設計現在需要的是少一點神話,多一點妥協。(來源:獵云網)

下一篇:阿聯酋的科技野心:AI或將成為新“石油”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